伴花人
来源: | 时间:2019-12-31 08:51:02 | 点击:0
  

  王静

  年纪日长,越来越喜欢与花相伴。

  在我的家中,到处都放着花,有清雅的兰,有平淡的绿萝,有热情的蟹爪兰,还有那有洁癖的水仙……

  家属工作地方远,常常不在家。日日陪伴我的,就是我的这些花。我心烦的时候,那水仙足底的水一阵清亮地泛着清光,看着那清清白白泡在水里的球根,我一下心如洗,不再有一丝烦闷。

  当我感觉孤独不爽的时候,那兰看着我笑……没有人相处,一个人自个自的芳香,不是很好吗?

  更多的时候我的眼睛会注视我的绿萝。绿萝前几年长得特别盛,今年像有点老了,长得不太盛,但看起每一片叶更实,一如平淡下来的中年人。

  当我静坐的时候,这些花静静地陪我,它们都是有生命的精灵。我待它们,如待人。有空的时候,我拿起纸巾,一点一点沾着水洗那些叶片,像给婴儿洗澡,怕弄伤它们,特别小心。而这些花也许是有灵性的,你疼它,它也长得精精神神守着你。我是从不学种花技艺的人,但我的花儿们都长得不错。

  我种花,只修烂叶,不修花枝,任它们自由地长呗。人活着,才受了太多的磕碰,怎么忍心让它们也要去将就着这世上的种种?

  这几天我都在家里放了插瓶的玫瑰。那天我买的玫瑰被雪打了,买的时候看起它表面的几片花瓣像人失血了一样泛白,我还是带它回了家。有瑕疵的花,也有被人爱的权利。

  回到家,我细细地整理那些玫瑰。一片片剥掉残瓣,修掉那些像青涩的人儿一样长着的刺,然后再在头上斜斜剪一刀,这样让它能开得更久。

  细细一阵打理之后,这把玫瑰竟很俏。想起我的一个朋友,他仿佛看起是粗枝大叶的,说话粗粗糙糙,还经常去世侩的场合喝酒混迹。但总在不经意间,他会给陪他上金佛山的朋友,提前悄悄准备上厚衣;会在半百之年,依然想回到妈妈身边,懒懒地烤火;或者对朋友很野蛮地说,我是个大俗人,说起洋洋自得……

  我看着我的花,想起这个朋友,觉得他的内心,就像我的这把花,粗糙的外表下,裹着那丝丝清幽的香美。

  我感觉身边的每一个人,都如一种花。比如我的有个哥哥,他一生伴我,在记忆中没有听到他对我说过一句不。无论我对他提多么无理的要求,无论我是年轻时无知地撒气,还是成长后大意的疏漏,在他眼中,永远对我满是呵护的笑意,没有一丝厌烦与杂染其他任何的情绪。他就像我的那盆绿萝,对我顺意得让我有时竟忽视了他。

  这几天,我每晚拿起我的那几枝玫瑰,细细地修剪它们,希望它们陪我的时间更长。

  我凝神,端平剪刀,一下一下地剪……心里涌出那么多的珍惜。我知道再怎么珍惜,它陪我的时间也只有十几天。由此我想起了人生,我再怎么珍惜,我的那些亲爱的亲人朋友,陪我的人生最多不过百年。能永恒的,也许就是我们当下满怀珍视的陪伴。

  与花花们相伴久了,花如人儿,人染花性。喜洁,喜静……

  多数情况下,娇花不香,香花不艳。人多亦如此,两者兼具者,极少。但我很幸运的是,我长着一双爱他们的弱点与优点并重的眼。

上一篇:窑湾入梦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