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祖国共追梦
来源: | 时间:2019-10-29 16:04:19 | 点击:0
我与祖国共追梦

徐光惠

  小时候,老师和大人总爱问我们梦想是什么?将来长大了想干什么?那时懵懵懂懂,并不明白梦想是什么东西,也不知道自己长大想干什么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我出生在重庆的一个小山村,那里土地贫瘠,人们以种地为生,家家户户入不敷出,我家八口人,父母工资微薄,生活捉襟见肘,我快到8岁才上一年级,喜欢上语文课爱阅读。

  家里吃饭都成问题,没钱买课外书,我就借小人书、连环画看。初中后,开始接触更多的课外书,我照例借书、蹭书,甚至偷书看,知道了海子、汪国真、琼瑶、席慕蓉,他们的文字为我开启了五彩斑斓的世界,知道了他们被称为作家,让我崇拜和仰慕。

  我开始摘抄、写日记,暗想:要是我的文字能发表,那该多幸福啊!哪怕一篇也知足了。也许从那时起,在心里悄然埋下了一颗文学梦的种子,谁也不曾提起,因为这个梦想太奢侈,怕人笑话。

  稿子只能手写,有时一页纸快写满了,才发觉前面有错的地方,又不能修改,只好撕掉重写。稿子装进信封写上地址,买张8分钱的邮票贴上投进邮筒。稿子投出去后,不是收到几封退稿信就是石沉大海,我心灰意冷。

  18岁那年,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我高中读了一学期就到一个偏僻小镇上班,小镇荒凉工作枯燥,我感觉前途迷茫,报刊杂志的副刊像冬夜里的一盏灯火,慰藉着我冰凉的心。工作之余,我开始写稿投稿,结果仍是有去无回。

  后来,结婚成家后有了女儿,住在单位10多平方米的旧房子里,我和爱人工资低,除了每月生活开销所剩无几,我每天上班照顾女儿,工作、生活的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来,根本没时间,也静不下心来写东西,几年时间我一个字没写,文学梦就此搁浅。

  女儿上小学后,才有了点空闲时间,总公司办了一张报纸,鼓励员工踊跃投稿,我终于拿起搁置多年的笔,写通讯稿和一些散文随笔陆续发表,但这是内刊,我又开始外投,但仍是有去无回,我感到彻底绝望。

  一天,我突然收到重庆《新女报》编辑部的一封信。打开信纸,淡淡墨香扑鼻,竟是编辑老师的回信,信中说我的文章与该报风格不太相符,建议我改投别的地方,并委婉指出了我的缺点和不足,鼓励我好好学习,继续坚持。

  编辑老师的教导如一支强心剂,将蛰伏多年的文学梦重新点燃。我认真学习、借鉴优秀作品,发现和寻找生活中的美好与温暖。故乡虽然贫瘠却民风淳朴,故乡的父老乡亲勤劳坚韧,教会我如何面对苦难,这些都是我写作的源泉。我写了投,投了写,一直咬牙坚持没有放弃。

  后来,经济条件渐渐好起来,2007年,我家终于用上了电脑,写稿只需电脑打字、修改,投稿也通过QQ邮箱发送,方便快捷。

  2011年,我的处女作终于发表了,最初那个单纯得可笑的梦想得以实现。之后几年时间,我陆续在《人民日报》《散文世界》《散文选刊》《工人日报》《新民晚报》等各地报刊杂志发表,至今约百万字,多篇散文被选入中学生阅读试题。

  前几年,朋友对我说:“你写了那么多文章,也该出本书了吧。”我听了直摇头,出书对我来说,无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  2017年,在文友的鼓励下,我尝试着将书稿投向北方文艺出版社,幸运地被审核通过签订了公费出版合同,我又惊又喜,恍然若梦。今年3月,散文集《梦回故乡》终于顺利出版上市。

  从小到大,我从没想过这辈子也能出书。捧着散文集,我感慨万千。我很庆幸自己能够写下这些文字,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引起共鸣。我始终相信,文字是带有温度的,美好而充满力量。

  新中国成立70年,波澜壮阔的历史和改革发展的成就令人豪情澎湃。我们的命运都和祖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,在前进的道路上奋力追逐国富民强的梦,追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。如今,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社会日新月异,繁荣富强,家乡也改变了模样,人们生活越来越好。

  回望过去,我经历了新中国大半的时光,与祖国一同成长、追梦,虽然艰辛却充实,让没上过大学的我走上了文学这条路,圆了我的文学梦,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,我家住进了小区楼房,女儿也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生活美好而幸福。

上一篇:不想给你写诗
下一篇:最后一页